器宇轩昂Chen

任凭千军万马阻拦,我依然要张开双手毫无保留的向你袒露我的爱意。

FOGJ_oo:

1080p修图

“淳儿,你是一个公主”

向全世界安利柿子!

【亚烬】荆棘之上

Chapter.3


    是夜,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。烬在楼顶望去,人群里有抱着孩子的妇女和她的丈夫;有步履匆匆的学生;有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着的老人;还有浓妆艳抹的少女,她们倚靠在门边,对来往的男人抛着媚眼。像无刺的玫瑰,娇艳但并无锋利。他们各自本是独立的部分,可凑在一起却变得可爱又无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...开场了。”他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,对着手里的低语轻声说。烬架好了他的枪,子弹朝在酒馆角落的那人射去。显然那人早有准备,他放下酒杯身形一晃。子弹落下,却打在虚无的影子上。“砰!”子弹发出的巨大声响与酒馆的分崩离析交相辉映,原本拥挤的人群顷刻间散得无影无踪。而那人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    该死的,竟然让他逃了。烬收好枪准备追去,却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。“是找我吗?”正是烬刚才试图击杀的对象,他也带着面具。烬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戏谑。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,劫没有意料到,来不及躲闪。他的左肩稳稳的挨了这一枪。劫有些生气的挑挑眉,在原地留下影子向烬奔去--瞬奥义影杀阵!烬看见四周只有劫的影子有些意外。当他发现劫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时正想开枪,却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一个X。随着爆炸的声音,烬痛苦的靠着墙滑下去。劫走上前去,踩着烬那条受伤的腿想要说些什么。却发现自己陷入了烟雾里,他想要退后但移不开步。当他缓过神来时,烬已经不见了。劫看着朝出口留下的血迹,不甘的紧了紧拳头。
    烬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回到家。这次的任务失败了,他非但没能全身而退,反而还被打的狼狈不堪。烬啊烬,你也会失手。他自嘲的想道。打开家门,烬并没有发现亚索的身影。他想,是该走了,毕竟什么都要到了,谢谢也说了。确实没什么值得留下来的理由。烬关好了门,把身上的伤处理好。摘掉了面具,他疲惫的躺上床想要睡一觉。可这个时候孤独却汹涌地闯进他的脑海,它让烬想起了那些美好又痛苦的回忆。烬想到小时候以前妈妈为他做曲奇饼的时候,她干燥温暖的手在烬的头上抚过,她温柔的说;“就快好啦,小馋猫。”在童年时给过他最多爱的就是妈妈。她会温柔的笑,还有在烬淘气时微微皱起的眉头,以及自从她去世以后烬就再也没有吃过的曲奇饼。烬的喉头紧得发酸,他把手臂搭额头上试图让自己不要再想起这些回忆。
    他的确没有再想了,因为亚索的笑又盘踞在他的心里。烬想起第一次见到亚索的时候,他的眼里全是不可思议和感激。那双眼睛像清澈的湖水,直直地倒映着烬,好像要把他刻进心里似的。烬想起亚索的笑--他笑起来的时候像不喑世事的少年,眉头也随着舒展开来,眼里泛起温柔的涟漪,就连鼻子也微微皱起。还有那碗面,虽然烬碍于面具的阻挠没有吃,但亚索并没有勉强。他只是对烬笑了笑,说着你闻闻味道也好,却也没有收他的碗。烬后来趁亚索睡着了还是偷偷跑去加热尝了一口--实际上是吃完了。亚索看起来是那么的善解人意,他虽然什么都没说。可烬觉得亚索懂他,也许他们能成为朋友。烬愿意去尝试一下那些恼人的社交方法,为了亚索。
    可亚索早就走了,他一定不喜欢这个狭窄潮湿的地方。更别提还要与带着诡异面具的男人做室友。烬苦笑着想道,他本就不适合这些。他应该一个人。烬想翻个身,却意识到现在的身体不适合侧睡。他认命地闭上眼,希望明天快一些到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当他快睡着时,烬听见了敲门声--“烨,你在吗?”

【亚烬】荆棘之上 2

Chapter.2

亚索跟着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回到了他的家。烬看着满身血污的男人,用尽量客气的语调让他去洗个澡。可就算粗犷如亚索,也听出了其中的嫌弃。他向烬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,顺着他指的方向去了。

烬无奈地摇摇头,亚索连件换洗衣服都没有,看来是得把自己的给他了。但愿他会用卫生间里的浴巾……走进自己的房间。烬翻出了药箱和以前的便装,想到亚索身上的伤痕,烬就觉得不可思议。因为就算他以前出过最艰险的任务也没受过这么多伤。这里面的止痛药很见效,但愿他可以好一些。

窗外的太阳已经没有下午那么热烈,它渐渐变成了浓稠的金红色。烬朝窗外眺望,这是属于艾欧尼亚的天空。它充满了希望与生机,就好像要破土而出的荆棘——美丽却又带着恼人的刺。烬突然想到,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。此时此刻,也应该在这美丽的天空下的某处,有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,和爱人的欢声笑语,或许还有几声热闹的狗叫。烬被他所想象的场景取悦了,他轻轻的笑了起来。可这本应是温暖笑容却被面具所遮盖,笑声配上这幅冰冷的假面,竟显得有几分落寞。

谁叫他选择了成为一名不凡的艺术家呢?这些凡人唾手可得的东西,他恐怕这一生也无法见到。

这时卫生间的水声停了下来,烬走过去敲敲门,打算将便装递进去。谁知亚索直接把门打开——浴巾无法包裹他的全身,他又没有可换的衣服。所以他打算向烬求救。烬挑了挑眉,把衣服递给了亚索。他把脑袋偏过去,余光却在打量正在换衣服的剑客。亚索上半身的腹肌显露无遗。未被仔细擦干的水珠从肌肉的沟壑中滚下,再配上他无懈可击的脸。这一切真是火辣的要命。

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烬还是对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起了兴趣。烬狠狠闭了闭眼将这些念头赶出脑海,心想着。早知道就不该出手救下这个剑客了,一个人多清闲。亚索已经换好了衣服,他坐到沙发上。盯着烬的面具,一言不发。烬被这探究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,可他也没说一句话。

 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,烬从药箱里把他认为最好用的止疼药扔给了亚索。他是绝不会给一个陌生男人上药的。本来烬是从不带人到自己的家来,今天打破了惯例就算了。怎么可能还让自己给他上药?!

“亚索,你叫什么?”亚索接过药开口道,顺便给了烬一个微笑。烬被这笑容惊到,他好久都没有看见这样自信真切的笑了。他的笑就像春阳,将烬寒冷的心融化,再往里面填充源源不绝的欲望。

烬思考了一下,觉得还是不要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他为好——臭名昭著的金色恶魔,亚索要是知道他的名字也会厌恶的离开他吧。“烨,我叫烨。”烬咬了咬牙,把自己的假名说了出来。好在亚索也没有太深究,他又说道:“谢谢你今天救了我,还给我药。”烬不知该如何回答,所以他只好愣住。

气氛又回到了刚才的尴尬,这时不知是谁的肚子发出了不满的声音。亚索仿佛早知道烬的家似的。自顾自地向厨房走去,烬好奇的问他:“你去厨房干什么?那可什么也没有。”亚索打开冰箱,发现确实如烬所言,里面除了一把面和快焉掉的葱以外没有任何东西。

  “当然给我们做点能吃的东西。”亚索拿着那把面有点哭笑不得。

【亚烬】荆棘之上

请无视我中二的标题,只是想写两个人甜甜的日常而已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.1

“剑之故事,以血为墨。”         ————亚索

“我会让你绽放,我将让你无瑕。”       ————烬

  烬第一次看见亚索,是在他出完任务后的一个午后。太阳被渺茫的云层掩盖了它部分的光辉,不轻不重的将大地铺成淡金的色彩。烬被这种场景所打动,躲在面具背后的脸带上了几分满足。

 

    正当他享受这种愉悦时,突然被一阵打斗声惊醒。烬回头望去,是一个拿着把长剑的棕发男人与五个看起来像杀手的人对峙。然而他看起来很糟糕——亚索的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,有一处正处于胸口,血迹已经干涸。但那看起来依然很疼。他半跪在地上,用剑撑才不至于倒在地上。头发也凌乱的披散着,有种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

    烬皱了皱眉,心想这真是毫无公平可言。可又关我什么事呢?只有艺术,才值得我为之倾倒。他正准备离开,却听见低沉的男声——“来吧,你们这些假装正义之士的蠢货。”烬突然被打动了,他很想救下这位倔强不屈的剑客。也许,他是一块璞玉。

 

    他顺手往那群人底下丢出他的陷阱。碰一声,莲花绽开,大美将至。拿着刀剑的人们被这个华美陷阱困住。趁他们的行动减慢时,烬用长枪将离亚索最近的敌人锢在原地。亚索愣在原地,本以为今天逃不了一场恶战——就像以前一样,他会靠着自己的剑与坚强的意志冲出重围。即使是孤身一人,即使是身受重伤,他也从未逃避过。他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救他。自从长老和哥哥的死去,他便背上杀人的罪名浪迹天涯。没有一个亲人与朋友。还被无数号称宣扬正义的人追杀。可今天,他却被一个陌生人给救了。一股异样的情绪冲向他的心底。

 

    烬匆匆跑过去,向在地上发呆的男人伸手。这时他看见了男人的脸,本应是迷倒万千少女的英俊面孔,但一道疤痕却不合时宜的附在鼻梁上。可这并不能影响他的英俊半分,反而为他平添了些许沧桑。细碎的胡茬已经沾上了血迹,他的薄唇也破了个口。烬下意识的舔舔嘴唇,意外的觉得此刻这个男人很性感。他朝亚索挥挥手,说道:“还不快走,这玩意可控制不了那么他们那么久。”


想睡很多很多觉,做很多很多梦,不再考虑生活。